【三塊廣告牌】三塊廣告牌(下)

2019-01-07 13:31:04 其他廣告項目 134 views 其他廣告項目
[導讀]:本文(《三塊廣告牌(下)》)由來自都勻的讀者投稿,并經由本站(沃能廣告)結合主題:三塊廣告牌,收集整理了眾多資料而成。主要記述了廣告牌,羅賓等方面的信息。相信從本文您一定可以獲得自己所需要的!

41、威洛比家,夜,內

威洛比親吻著躺在沙發上睡著的安妮。

威洛比:你聞起來不像剛吐過,是好跡象。

安妮:用水晶牌牙膏,我學到的小技巧。

威洛比:女人??!還是該你去鏟馬廄的馬屎了,知道嗎?

安妮:去他媽的那些馬!他們是你他媽的馬,我要把那些該死的馬都槍斃了!

威洛比:我去做,你這個懶婊子。

安妮:謝謝。

威洛比笑了笑。

安妮:真是美好的一天。還有美好的一炮。威洛比先生,你的活兒可真棒。

威洛比想了想:這句話是不是哪個劇本里的?我記的是“威洛比先生,你的公雞可真漂亮”,

我在莎士比亞的戲劇里看到過一次。

安妮:你個笨蛋,是奧斯卡王爾德的劇本。

42、馬廄,夜,外

威洛比站在馬廄里輕輕撫摩著馬兒。

威洛比走出馬廄,掏出了一個黑色的口袋,輕咳了幾聲。

威洛比自言自語:奧斯卡王爾德。

說完,他笑了笑,把黑色的口袋套在了自己的頭上,他開槍對準了太陽穴,這時,我們可以

看到口袋上貼著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:不要摘下頭套,給警察打電話。

威洛比開槍自殺,伴隨著槍聲,他倒地死亡了。

43、畫面組合

△威洛比一動不動躺在地上。

△安妮躺在沙發上,有些局促不安。

△安妮來到威洛比的房間,里面沒有人,桌子上有一封信,安妮似乎明白了什么,臉上的肌

肉抽搐起來,突然,她精神崩潰,倒在了地上。

△安妮哭得傷心欲絕,兩個女兒走到她身后看著她的背影。

△馬從馬廄逃出來吃著草,威洛比的尸體沒了動靜。

△安妮來到馬廄,看到丈夫的尸體后愣了一下,又鼓氣勇氣往前走。

△安妮離開了馬廄。

△河水里有威洛比女兒玩的那只玩具熊。

△安妮懷抱著女兒,三個人看起來都很傷心。

△威洛比頭上的黑色口袋沾滿了獻血,塞德里克將它摘了下來。

△威洛比在桌子上安靜的寫信,然后把信裝在了信封里,把信封立在桌子上,離開了屋子。

威洛比內心獨白:我親愛的安妮,在梳妝臺的抽屜里有一封更長的信,我大概從上周就著手

寫那封信了,那一封信囊括了我們,還有我們共同的回憶,以及我是多么的愛你這些內容。

這一封只談及了今晚,以及更為重要的今天。今晚我已經去馬廄結束了我的生命,我也終將

孤獨的離開這個世界。我并不是孤獨地來到這個世界的,我的媽媽和我在一起,我也不是孤

獨地離開這個世界的,我無法為我所做的行為道歉,盡管我知道,你暫時會生我的氣,甚至

會因此恨我,請你不要如此。我希望接下來的幾個月,我依然能和你在一起,依然能與你一

同醒來,能一起和孩子們玩耍,而現實是接下來的幾個月,在你們眼中看的都將是我的病痛

給你們帶來的折磨,我日漸虛弱的身體,你們會將這些當做對我最后的回憶,我不想讓你們

這樣,你對我最后的回憶,將是在河邊的我們,還有那愚蠢的釣魚游戲,我覺得她們一定作

弊了,還有我在你的身體里,你在我身體上,幾乎沒有一點點的黑暗閃過,那就是最好的了,

安妮。一整天都沒有去想其他的,寶貝,細細回想這一天吧,因為這是我生命里最棒的一天,

替我親一親孩子們,記住,我永遠愛你們。如果還有那么一個可以與你相見的地方,我們再

會吧。如果沒有那么一個地方,那就在天堂相見吧。你的男孩,比爾。

44、警察局,日,內

迪克遜戴著耳機邊聽歌邊搖頭晃腦。

透過窗戶,可以看到幾名警官正在互相擁抱安慰著,然后,他們先后進入警察局,而迪克遜

更加開心,用放大鏡觀察著一個玩具。

突然,一名警官抄起一把椅子猛地摔了起來。

迪克遜摘下耳機沖那邊:他媽的怎么了?

其他人都嚴肅的看著面帶笑容的迪克遜。

迪克遜收斂笑容:怎么了?

45、警察局廁所,日,內

迪克遜和塞德里克擁抱在一起痛哭。

迪克遜慢慢恢復平靜洗了把臉。

塞德里克:現在還能站住嗎?

迪克遜:是的。我能站住。

塞德里克:我最好還是先出去吧,去安慰一下大家。你不頭暈了吧?

迪克遜搖了搖頭沒說話。

塞德里克走出了廁所。

迪克遜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,整理了整理衣服。

46、畫面組合

△迪克遜穿上了警服。

△迪克遜從百葉窗看向對面,韋爾比在窗邊手舞足蹈。

△迪克遜快步走出警察局,朝廣告公司走去,根本就不管路上行駛的汽車。

△迪克遜把廣告公司的玻璃門砸碎,沖進去上樓找到了韋爾比。

迪克遜內心獨白:我知道……最好的辦法,也是唯一的方法去紀念我們的朋友……就是去工

作,成為一名好警察,去用他的方式思考,去做他生命里每一天都在做的工作,幫助他人。

47、廣告公司,日,內

韋爾比有些懵逼:這他媽發生了什么?

迪克遜兩拳把韋爾比打到在地,韋爾比臉上瞬間流出了血。

迪克遜又把窗戶砸碎了。

迪克遜:你要去哪兒?

迪克遜抓住韋爾比,把他從窗戶扔了出去。

帕梅拉嚇得尖叫起來:你就是他媽的死豬!你他媽的在干什么!

迪克遜走過去一拳將她擊倒在地:閉嘴吧!

迪克遜來到了了樓下。

48、街道,日,外

韋爾比在街道上緩慢爬行著,迪克遜沖過去又給了他幾拳。

迪克遜:看到了嗎,萊德?我不光虐待黑人,我也虐待白人。

迪克遜走回了警察局。

一名黑人站在警局門口目睹了這一切。

迪克遜:你他媽的看什么看?

迪克遜回到警局,把門狠狠關上了。

49、米爾德里德家,日,內

米爾德里德準備早餐,羅賓在吃飯。

電視上播放著威洛比自殺的新聞。

米爾德里德聽到后愣了一下,靠近了電視機幾步。

電視里主持人的聲音:悲劇突然降臨到了這個平靜的家庭,在位于密蘇里州艾賓鎮郊外的威

廉威洛比警長的家中,他的妻子安妮,還有他兩個幼小的女兒,波莉和珍妮共同生活。他開

槍自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。威洛比警長在艾賓鎮備受人們尊敬,他的勤勞,為社區的奉獻,

都是有目共睹的。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其自殺目前還不清楚,有傳言說是因為疾病,也有傳

言稱是工作帶來的巨大壓力,并可能與我們兩周前所報道的一則關于廣告牌的新聞有關。一

位女士張貼了廣告,米爾德里德海耶斯……

米爾德里德一直面無表情,聽到這句話后,她把電視關掉了

米爾德里德看了一眼羅賓。

羅賓低下頭沒說話。

50、學校門口,日,外

米爾德里德的車停在了校門口。

一男學生朝汽車扔了一盒牛奶,牛奶把擋風玻璃弄臟了。

米爾德里德氣得迅速下車要去揍他。

羅賓拉住她:不要,不要!

但米爾德里德已經走到了兩個學生面前。

米爾德里德對一個男學生:嘿,你知道是誰扔的那個罐子嗎?

男學生:什么罐子?

米爾德里德朝他的下體猛踢了一腳,男學生捂著下體倒地。

米爾德里德又問那女學生:你呢?親愛的?你知道是誰扔的那個罐子嗎?

女學生:額!不知道,我真的沒看到……

米爾德里德也朝她的下體踢過去,女學生也捂著下體倒地。

米爾德里德看向另一名戴眼鏡的男生,男生嚇得搖頭。

米爾德里德轉身走回車里。

羅賓一直站在車門口:真是謝謝你了,媽媽。

米爾德里德將車開走了。

51、警察局,日,內

幾名警察正圍著迪克遜聊天。

突然,門開了,之前被迪克遜罵的那個黑人走了進來,原來,他的真實身份是警察。

塞德里克:先生,我能為你做些什么嗎?

黑人:你叫什么名字?

塞德里克站在前臺:我的名牌上有名字,你有閱讀障礙嗎?

黑人走向他:閱讀障礙?不,不,很好,“閱讀障礙”,好像有點兒像“聽力障礙”。但實際

上就是“閱讀障礙”。像是文字游戲什么的。

塞德里克:你想干什么?

黑人:我被派來接管警察局,鑒于昨晚發生的不幸的事件,我來接任威洛比警長的職位。

迪克遜把腿翹在桌子上:你他媽在逗我吧!

黑人看了一眼迪克遜。

塞德里克:先生,你有可以證明的文件嗎?

黑人:你真的想看我的證明文件嗎,混蛋?

迪克遜:對,看看他的證明文件!讓他拿出來給你看看。

黑人:你們這群白鬼混蛋沒有人去工作嗎?

圍著迪克遜的警察都散開了。

迪克遜小聲:這不是種族歧視嗎?

黑人走到迪克遜面前:你的手怎么了,迪克遜警官?

迪克遜:哦,只是把一個家伙從他媽的窗戶里扔出去的時候弄傷了,慣例。

黑人:哦,是嗎?在警察學校他們從來沒教過我這個。

迪克遜:你他媽的去的哪個警察學校?

黑人看了看辦公桌上和安琪拉有關的案子文件。

黑人:安琪拉海耶斯的案子進展的怎么樣了?

迪克遜:“關你屁事”的案子進展的怎么樣了?

黑人警長:把你的槍和警徽交給我怎么樣?

迪克遜有些慫了:???

黑人重復了一遍:把你的槍和警徽交給我。

黑人把迪克遜的腳推下桌,朝他伸出了手。

迪克遜起身把槍掏出來給了黑人,他發現警徽不在身上:該死。

迪克遜把褲兜里的東西都掏出來,又翻看各個抽屜,但還是沒找到。

迪克遜:我找不到我的警徽了。沒有,真的,我可能把它給弄丟了??赡芫褪窃诎涯莻€家伙

扔出窗戶的時候弄丟的。

黑人:那就滾出我的警察局。

黑人說完離開去了別處。

迪克遜走到塞德里克面前:這是怎么回事?貌似我剛剛被解雇了。解雇還是停職,我不太確

定是哪個……

塞德里克:解雇。

迪克遜沉默了一會兒,走出了警察局。

52、商鋪,日,內

米爾德里德在窗戶前整理商品。

一名男子將車停在門口,下車走進了商鋪。

男子環顧四周。

米爾德里德:有什么要幫忙的,就喊我一聲。

男子看著貨架上的商品:我需要和米爾德里德海耶斯說一聲,可以嗎?

米爾德里德:你認識我?

男子:只是在電視上見過,在收音機里聽到過。(拿起一只陶瓷兔子)寫著“歡迎來到密蘇

里州”的兔子多少錢?

米爾德里德:七塊錢,上面有標價錢。

說完,男子將兔子朝米爾德里德的方向扔去,兔子瞬間粉碎。

男子:我想它現在可不值七塊錢了。

米爾德里德毫無畏懼:你來這里有什么目的?

男子:我來這里有什么目的?或許我是威洛比的好朋友,怎么樣?

米爾德里德:你是嗎?

男子走向米爾德里德:或許,我是你女兒的朋友,怎么樣?

米爾德里德:你是嗎?

男子:或許,我是她死的時候操她的那個人,怎么樣?

米爾德里德:你是嗎?

男子搖搖頭:不是。不過也想那么做。我在報紙上看到了她的照片。

這時商鋪里響起了鈴聲。

男子:你被響鈴救了!

米爾德里德:你還欠我那只兔子的七塊錢。

男子笑了笑走開:等我下次路過的時候你再向我要吧,米爾德里德!

米爾德里德:我會的。

男子離開了,剛才進門的那個是安妮,安妮手里拿著一封信。

米爾德里德目送男子離開。

米爾德里德: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能見到你。

安妮:什么?

米爾德里德:剛剛那個人在恐嚇我。

安妮:你可不那么容易被恐嚇到啊。

米爾德里德坐在她面前:反正不是最慫的那個。女士,我能幫你做些什么嗎?

安妮:昨天晚上我丈夫自殺前留給你的。

米爾德里德接過信封:我很抱歉,威洛比太太。

安妮帶著哭腔:是嗎?你真的很抱歉嗎?

米爾德里德:當然……

安妮:當然對你來說這是最完美的結局了,是不是?那就是證據。你的那三塊廣告牌已經成

功了是不是,一個死去的警察,現在多值啊。

米爾德里德:你是把他的死怪罪到我的頭上嗎?

安妮:不,我沒有把他的死怪罪到你的頭上,我過來就是給你送封信?,F在我兩個小女兒還

在車上,我最好還是不要待在這兒和你聊天了。

米爾德里德看向出窗外的車,后座上坐著兩個小女孩,她們正看著自己。

安妮:我都不知道今天我們該做些什么。丈夫自殺的那天,真的不知道該做些什么。

安妮說完離開了。

米爾德里德拿著信愣在了原地,安妮開著車走了。

53、畫面組合

△米爾德里德坐在門廊讀信,火車從店鋪旁駛過。

△廣告牌和草地上的一個人形痕跡。

△廣告牌下的花朵和廣告牌的鏡頭。

△米爾德里德坐在門廊上讀信,米爾德里德將頭埋了起來。

△米爾德里德放下信件,把腿翹到欄桿上繼續思索著什么。

威洛比內心獨白:親愛的米爾德里德,來自死人威洛比。首先我想為我到死也沒抓住殺死你

女兒的兇手而道歉,這對我來說是巨大的痛苦。想到你覺得我根本就不在乎這件事,我就十

分痛心,因為我真的很在乎。有些案子,你一刻不停歇的去偵察,然后五年過去了,人們聽

到某個人在酒吧或者是監獄里吹噓那件事,整個案子就這么十分愚蠢地被解決了。我希望安

琪拉的案子也能這樣,我真的希望如此,第二點,米爾德里德,我必須承認,廣告牌真他媽

的是個好主意。它們就像一步棋一樣,雖然和我的死一點關系都沒有,但我肯定,鎮上的每

個人都會覺得我的死和廣告牌有關。作為威洛比回擊的一步,我給你付了下個月租廣告牌的

錢,我覺得會很有趣。他們把我安葬之后,你就不得不一直提防著他們。跟你開個玩笑,米

爾德里德,哈哈。我希望他們不會殺了你。那么祝你好運,所有的事情都好運,我希望,并

且我祈禱你可以抓到他。

54、迪克遜家門廊,日,外

傍晚,迪克遜穿著便裝和他的母親一起抽煙。

迪克遜母親:所以,你想不想讓我去和他們談談?

迪克遜坐在欄桿上:不,我不想讓你去和他們談談。某人把自己的母親送進他媽的警察局去

聊天……去說什么?

迪克遜母親:去和他們說讓你回去工作!再把那個黑人給干掉。

迪克遜搖搖頭:他們不會聽某人母親的話的,還讓他們干掉某個黑人,南方已經變了。

迪克遜母親:就不該變的!你被開除的時候給你錢了嗎?

迪克遜:我可不知道,你把人扔出窗戶還會有補償嗎,媽媽?我得先查一查,讓我谷歌一下!

迪克遜母親:一兩千,總有吧?你在那兒干了三年了,還沒算在警察學校的五年……

迪克遜喝了一口啤酒走開了。

迪克遜母親:六年!算上你留級的那一年。

迪克遜穿上外套要走。

迪克遜母親:你要去哪兒?

迪克遜:不關你的事。

迪克遜母親:去見你漂亮的姑娘?

迪克遜:我沒有什么漂亮姑娘。

迪克遜母親:對,我知道。

迪克遜口氣里帶著威脅:嘿,你給我小心點兒。

迪克遜母親:不然你會怎么樣?

迪克遜湊近威脅:我會把你的頭給打掉。

迪克遜母親大笑起來。

迪克遜離開了。

55、公路,夜,外

米爾德里德載著羅賓來到了廣告牌路段。

羅賓:哦,你聽說了那個新聞嗎?

米爾德里德:什么新聞?

羅賓:今天早上那個叫迪克遜的家伙,把那個叫韋爾比的人從窗戶里扔了出來。

米爾德里德有些吃驚:你是在逗我嗎?他還好嗎?

羅賓搖了搖頭,表示不好。

米爾德里德看到前方的三塊廣告牌正在著火了,大喊:你是在逗我吧!

羅賓:哇!靠!老天爺!老天爺!

米爾德里德:操!

米爾德里德把車??吭诼愤?。

米爾德里德:去家里再拿一個滅火器過來!

羅賓:不是應該先給消防局打電話嗎?

米爾德里德拿著滅火器下車:去他媽的消防局!都有可能是他們干的!

羅賓:別做傻事!

羅賓把車開走了。

米爾德里德開始滅火,嘴里還罵罵咧咧的:卑鄙,卑鄙,卑鄙,真他媽的卑鄙!

第一塊廣告牌的火滅了,米爾德里德趕緊跑向下一塊廣告牌,但第二塊廣告牌著得很旺,她

根本滅不掉。

米爾德里德:操!好吧!

米爾德里德爬上廣告牌頂部,噴了幾下后里面沒了粉末,她把滅火器扔到一邊,無奈地看著

廣告牌燃燒。

羅賓把車開了回來,看見了站在火海中的母親:你在逗我嗎?(沖過去大喊)媽媽,你他媽

的在干嘛?

羅賓拿出滅火器滅火。

米爾德里德下來幫忙滅火:好了,好了,繼續!

米爾德里德拉著羅賓打算滅第三塊廣告牌的火。

羅賓:別管它了,媽媽,太晚了!

米爾德里德去搶羅賓手里的滅火器。

羅賓攥著不肯松手。

米爾德里德的口氣里帶著祈求:羅賓。

羅賓:媽媽,別管它 了,求求你了!

米爾德里德哭喊:羅賓!松手!

米爾德里德把滅火器奪了過來,快速跑向最后一塊。

羅賓站在原地看著母親的背影,米爾德里德走到半路跪倒在地,眼看著那塊廣告牌化成了灰燼。

畫面切換

救護車和警車停在了公路旁邊。

米爾德里德無力地坐在救護車末尾,一名醫生正在給她處理傷口。

那個開除迪克遜的黑人走了過來:手怎么樣了?(示意醫生離開)給我們一分鐘。

醫生離開。

黑人: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?

米爾德里德:你想問什么就問什么吧。你想把我打倒,逮捕我都行。

黑人:我不會逮捕你的,海耶斯太太,我沒有理由逮捕你。

米爾德里德起身:你們有什么做不來的。

米爾德里德走遠了。

黑人沖著她的背影大喊:我們并不都是你的敵人,你懂嗎?

56、米爾德里德家,日,內

米爾德里德躺在床上,腿上纏著紗布,她突然坐起來自言自語:我要折磨死那群混蛋。

米爾德里德看了看腳上粉紅色的拖鞋,拖鞋上是兩個動物的圖案,她突然笑了笑。

米爾德里德動了動腳趾,看上去左腳的動物在和右腳的動物說話,她發出男子粗狂的聲音:

你要對他們做什么,米爾德里德?你要折磨死他們,是嗎?

她又動動自己的右腳,發出尖銳的聲音:是啊,我要折磨死他們。

米爾德里德繼續自娛自樂了一會兒,突然變了口氣大罵一聲:操。

57、公路,日,外

米爾德里德載著羅賓來到了廣告牌路段,從很遠處,她看見電視臺正在廣告牌下錄節目。

米爾德里德:這他媽是什么?

車子繼續靠近。

廣告牌下,記者邊比劃邊報道:可能看到這燒焦的廣告牌感到心痛,由于威洛比警長的去世,

人們不僅會去想這個在艾賓鎮外三塊廣告牌的奇聞會不會就此結束……

米爾德里德經過,透過車窗大罵:這他媽的不會結束,你他媽個笨蛋!這他媽才是個開始,

你怎么不在你的早安密蘇里他媽的起床播報里把這些播出去呢,婊子!

米爾德里德罵完把車開走了。

58、迪克遜家,日,外

迪克遜靠在門前邊喝啤酒邊看漫畫。

迪克遜母親:我看電視上說昨晚鎮子郊區著火了。

迪克遜并不是很驚訝:著火了?

迪克遜母親:就在那些廣告牌那兒。

迪克遜:好吧,我當警察的時候還是會對誰點的火感興趣,因為專業點說,那是縱火。不過

既然他們都不雇傭我了,我真的他媽的一點都不關心。

屋子里傳來電話鈴聲。

迪克遜拿起電話:這里是迪克遜的住所。

電話里傳來塞德里克的聲音:嘿,迪克遜。(走到門口)嘿,警官。有什么消息嗎?

塞德里克:什么消息?

迪克遜:我不知道。就是關于我的工作之類的。

插入畫面

警察局里,塞德里克拿著電話:沒有,沒有,什么?沒什么。安妮給你捎了封信,是比爾死

之前寫的。

畫面切回

迪克遜:我的老天,信上寫了什么?

插入畫面

塞德里克:我沒讀,迪克遜,這不是我的信。

迪克遜畫外音:哦,聽著,我馬上就過去……

畫面切回

迪克遜:我大概 15 分鐘就到。

插入畫面

塞德里克:額……(看辦公室里的黑人在工作)我覺得這不是個好主意,按現狀來說的話,杰森……你還拿著警察局的鑰匙,對不對?

迪克遜畫外音:對。

塞德里克:好,那你還是等人們都回家了之后再過來拿吧。我把信放到了你的辦公桌上。

迪克遜畫外音:哦,好的。

塞德里克:實際上,對……你昨晚你要做的事情之后,記得把鑰匙留下來。省得之后我們還

去找你要。

畫面切回

迪克遜沉默了一會兒:好。

迪克遜掛掉電話,他母親沖他笑了笑,看出他心情有些不好。

迪克遜回屋來回踱步,似乎在思索什么。

59、畫面組合

△迪克遜來到空無一人的警察局,看到了桌子上的信。

△迪克遜把信封拆開,打著手電看信。

△街道上,米爾德里德穿得很隱蔽,她穿過街道,走到廣告公司門口,撕掉封條走了進去。

△迪克遜繼續讀信。

△米爾德里德站在廣告公司二樓打著電話,但是沒有人接。

△警察局的電話響了,但戴著耳機的迪克遜根本聽不到。

△米爾德里德把電話掛掉做出了思考狀。

△迪克遜讀得更加認真了。

△米爾德里德準備燃燒瓶。

△迪克遜看信很投入。

△米爾德里德停下來又撥了一次電話。

△警察局里的電話再次響起,但迪克遜依然沒有聽到。

△米爾德里德再次掛掉電話。

△迪克遜還在讀信。

△米爾德里德點著了燃燒瓶:操他媽的。

米爾德里德把燃燒瓶朝警察局扔過去,警察局一樓發生了爆炸,火花四起。

△背對窗戶的迪克遜卻不知道一樓著火了。

△米爾德里德又點燃了一個燃燒瓶扔了過去,警察局一樓再次發生爆炸,火花四起。

△正在讀信的迪克遜仍然沒有發現。

△米爾德里德扔出了第三個燃燒瓶。

△警察局大門發生了爆炸,火花四起。

△已經被大火包圍的迪克遜還是沒有發現這一切。

△米爾德里德點燃了第四個燃燒瓶。

△迪克遜還在認真看信。

燃燒瓶在二樓發生爆炸,爆炸的沖擊力把他鎮倒在地上,他起身的時候發現自己置身于火海

之中。

迪克遜看到和安琪拉海耶斯有關的資料燒著了,他沖過去拿出來,把上面的火撲滅了。

迪克遜發現四處都是火,因害怕而碎碎念:平靜。(把資料塞進衣服里)平靜。平靜。

△米爾德里德扔出了第四個燃燒瓶,她看著燃燒瓶的軌跡直奔二樓。

威洛比內心獨白:杰森,來自威洛比?,F在我死了,對此我很抱歉,不過還有些話想對你說,

是我活著的時候永遠不可能說出來的話。我覺得你擁有成為一名真正的好警察的潛質,杰森,

你知道為什么嗎?因為打從內心來講,你是個正直的人。我知道你肯定不覺得我會這么想,

但是我就是這么想的,笨蛋。不過,確實覺得你太易怒了,我知道這都歸因于你父親的去世,

你不得不全身心去照顧你的媽媽,可是,只要你把這么多仇恨都深深埋入心底,我覺得你會

成為你想成為的那個偵探。因為你知道自己需要成為一名偵探,我也知道我說起這些的時候

你肯定會面部抽搐。但是,成為一名真正的偵探的要訣,是愛。因為只有通過愛才能達到內

心的平靜,通過內心的平靜才能擁有思想。杰森,有時候你需要有思想才能偵察到一些東西,

這大概就是你所需要的一切了,你甚至連槍都不需要,但你絕對是不需要仇恨的。仇恨從來

就無法解決問題,但是內心的平靜可以,思想也可以。試一試吧!試著做出一點改變。沒人

會覺得你是同性戀,如果他們有人這么覺得,就以恐同為由逮捕他們!給他們個措手不及,

杰森,祝你好運,你是個正直的人。你已經把厄運都用光了,事情都會由你而改變的,我能

感覺到。

60、警察局,夜,內

迪克遜沖過門口的大火,來到了街道上,他身上著著火,慢慢在地上爬。

米爾德里德看到后驚訝的張大了嘴巴。

迪克遜在地上打著滾,從衣服里掏出了燒了一半兒的資料扔到了一邊。

詹姆斯恰巧看到了,趕緊跑上前撲滅了迪克遜身上的火。

米爾德里德走出來看到了地上的資料和被燒傷的迪克遜,捂著嘴巴做出后悔狀。

詹姆斯把迪克遜翻過身,米爾德里德看到迪克遜的臉燒傷了。

遠方傳來了救護車的和消防車的聲音。

61、警察局門口,日,外

米爾德里德和詹姆斯坐在警察局對面。

警察局一片混亂,警察和消防人員在處理現場。

黑人朝兩人走來:你都看到了什么?

詹姆斯比劃著:我從溫泉街拐彎過來的時候,火勢已經很猛烈了。兩分鐘之后,那個警察就

從窗戶跳了出來……

黑人:等會兒,你們倆都是從溫泉街拐彎過來的?

兩人同時點頭。

黑人:你們倆之前在哪兒?

詹姆斯:在我家附近。

黑人思考了片刻:你們倆是情侶?

詹姆斯瞟了一眼旁邊的米爾德里德:還是初步階段,你懂的。

黑人看向米爾德里德:是嗎?

米爾德里德:我們已經約過幾次會了。

黑人沒再說什么,直接走開了。

詹姆斯看向米爾德里德:那么,下周要不要一起出來吃個晚飯?

米爾德里德:我會和你去吃晚飯的。(起身走了幾步又回過頭)不過我不想操你。

詹姆斯:好吧,我也不想操你。我覺得是。

62、醫院病房,日,內

迪克遜透過臉上包裹著繃帶的縫隙,發現自己被帶進了醫院病房,病房里,躺著韋爾比,他

的腿上也纏著繃帶。

護士看向韋爾比:燒傷病人。給他打了很多鎮靜劑。

護士離開了。

韋爾比下床走向迪克遜:嘿,朋友。你還好嗎?老天爺。你的燒傷好嚴重啊。不過很快就會

好起來的……

迪克遜透過繃帶的縫隙看出了韋爾比,但韋爾比顯然認不出迪克遜。

韋爾比:你想不想喝一杯橙汁?我那兒有吸管……

迪克遜突然哭了起來。

韋爾比:別哭了,你會好起來的。

迪克遜繼續哭:我很抱歉,韋爾比。

韋爾比:你認識我?

迪克遜:對不起。

韋爾比:為什么道歉?

迪克遜:為把你從窗戶扔出去道歉。

韋爾比愣了會兒,突然氣得喘起了粗氣。

迪克遜:對不起,朋友……

韋爾比大聲:我不介意。別他媽哭了,(走回自己病床)眼淚里的鹽分會把你的傷口惡化。

迪克遜:我以為鹽分應該會對傷口有好處呢……

韋爾比:你以為我是誰啊,他媽的醫生嗎?

韋爾比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,退回了自己的床位。

畫面切換

迪克遜看到韋爾比倒了杯果汁放到了迪克遜旁邊的桌子上。

韋爾比沒說什么,回到自己的病床上坐下了,透過背影,迪克遜能看出他很難受。

63、米爾德里德家,日,內

一個叫杰羅姆的黑人敲了敲門。

?米爾德里德看向貓眼:是誰?

杰羅姆:哦,你不認識我的。

米爾德里德想了想:那你想要干嘛?

杰羅姆:我是為了廣告牌來的。

米爾德里德:廣告牌怎么了?

杰羅姆:他們被燒毀了!

米爾德里德:我知道。

杰羅姆:我是原先貼廣告牌的人。

米爾德里德開門,態度很不友好。

杰羅姆禮貌伸手:杰羅姆。

米爾德里德與他握手:我能為你做些什么,杰羅姆?

杰羅姆:你知道的,貼那些海報的時候,以防它們被弄壞,(搬出一個裝滿了廣告紙的箱子)

他們都會給你一套備用的,你知道嗎?

米爾德里德:我不知道。

64、公路,日,外

米爾德里德、羅賓和詹姆斯貼著廣告紙。

米爾德里德踩著梯子張貼廣告,對扶著梯子的詹姆斯:這種梯子很穩的,詹姆斯。

詹姆斯:哦,沒關系,我就喜歡這樣扶著梯子,這能讓我感到快樂。

一輛轎車停在了附近,下車的是丹妮斯。

米爾德里德走下梯子:需要幫忙嗎?

丹妮斯很開心:嘿!

米爾德里德:你什么時候出來的?

丹妮斯:一小時前。法官駁回了起訴,說逮捕報告填的根本就不對。

米爾德里德與丹妮斯擁抱。

丹妮斯:聽說,你……(發現了詹姆斯,和她揮手示意)聽說,你燒了警察局是不是?

詹姆斯幫忙說話來了:沒有,她整晚都和我在一起。

米爾德里德:說來話長。

丹妮斯不再追問:好吧。

杰羅姆拿著一張卷起的廣告紙站在他們身后:嘿。(把廣告紙展開)你確定你還要貼威洛比

那張?他都已經死了。

米爾德里德:為什么不呢?他付的錢。

說完走開了。

杰羅姆:好。

65、酒吧,夜,內

迪克遜單獨一個人坐在一張桌子上。

丹妮斯和杰羅姆坐在旁邊的桌子上。

丹妮斯扭頭看到了迪克遜:快看那個混蛋。

杰羅姆回頭看了看迪克遜。

迪克遜還是在桌子上發呆,似乎外界的一切都無法打擾到他。

66、酒吧,夜,外

一輛車停在酒吧門口,兩個男子下車走向酒吧。

其中一個人是之前恐嚇米爾德里德的那個。

67、酒吧,夜,內

兩人進了酒吧坐下,一人去點酒,恐嚇米爾德里德的那個男子坐在了迪克遜前面的座位上。

68、餐廳,夜,內

米爾德里德與詹姆斯來到了一個豪華的餐廳里。

米爾德里德穿著平時穿的衣服,她正看著菜單,詹姆斯穿得很正式,他盯著她看。

詹姆斯:我們到這兒來了。

米爾德里德:我們到這兒來了。

詹姆斯:我喜歡帶奶酪的吃的,我找找帶奶酪的吃的。

米爾德里德:好。

米爾德里德說完看到查理和佩內洛普牽手也來到了這個餐廳。

詹姆斯也注意到米爾德里德在看他:那是誰?

米爾德里德:我的前夫,還有他 19 歲的女朋友。

查理和佩內洛普坐在了米爾德里德后面的桌子上。

詹姆斯:你想不想走?

米爾德里德:不,不。已經答應你了。

69、酒吧,夜,內

迪克遜還是很郁悶的坐在座位上,他身后的那兩名男子在喝酒談天。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朋友,真他媽的狂野,我從那兒回來之后都覺得我他媽確是是瘋了。

另一名男子:什么時候的事?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大概九十個月前吧。

另一名男子:你是一個人嗎?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不是,有一群朋友。

另一名男子:是嗎?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是的。

另一名男子:他們也操了她?

聽到這句話的迪克遜像打了雞血一樣提起了精神。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我覺得只是讓他們看著,他們也能找到樂子的。

另一名男子:嗯,是嗎?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是的。

另一名男子:她火不火辣?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用汽油燒死了,確實很“火”辣。她被汽油弄暈之后,我更想操她

了。

迪克遜開始注意聽他們說話。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我都不知道我當時是怎么冒出這樣的想法的。

話說到這兒,迪克遜起身離開了酒吧。

70、酒吧,夜,外

迪克遜來到門口點了一顆煙,他看了看那兩名男子的車的車牌號,又走回了酒吧。

71、酒吧,夜,內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我才不會為那狗屎玩意傷心呢,那時他媽的在那兒的最后一天……

(發現經過的迪克遜看了自己這邊一眼,發現了異樣,小聲)他一直都在那兒坐著嗎?

另一名男子:誰?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燒傷臉的那個,一直他媽的走來走去。

另一名男子:我不知道,我覺得沒有吧。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喝了口酒后走到了吧臺,假裝點酒,其實一直盯著迪克遜看。

酒保:再來兩瓶?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對。

酒保把酒放臺上:八塊錢。

那男子從兜里掏出幾張鈔票給酒保,拿上兩個酒瓶回到座位。

迪克遜也起身走向吧臺:啤酒。

迪克遜看著那個男子。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也正盯著迪克遜:我能幫你什么忙嗎,朋友?

迪克遜:什么?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你他媽的整晚都往我們這邊看,除非你有什么話要和我說,要不然

就帶著你他媽那張燒傷的臉滾出這里,好不好?

另一邊,丹妮斯聽到爭吵聲后示意杰羅姆。

迪克遜坐到了對面男子旁邊,把那個男子擠到了里面。

另一名男子:等等,等等,等等……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你干嘛?你干嘛?

迪克遜把手伸出來比劃著:相信我,好嗎?你喜歡魔術嗎?相信我。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快他媽的變你的戲法。

迪克遜:好。

迪克遜把手放到他臉旁,看上去是在溫柔的撫摸,下一秒鐘,他把指甲插進他臉上的肉上,

使勁劃了道口子。

那男子瞬間暴怒,抓起迪克遜把他打翻在地。

兩個人一起抽著迪克遜的臉。

酒保:這他媽的怎么回事?

杰羅姆走過來:嘿。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繼續毆打迪克遜。

杰羅姆沖過來勸架:嘿!嘿!夠了吧!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關你屁事!

杰羅姆:這個人是警察!他是警察!

迪克遜被打得吐了口血。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是嗎?他沒帶警徽。

迪克遜:我把警徽丟了。我不記得我丟在哪里了。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是你先挑起的!我可沒惹你!

迪克遜試圖爬起來:我知道是我先挑起的。我像婊子一樣抓了你的臉。

恐嚇米爾德里德的男子:真他媽的正確!

男子一腳踢在迪克遜腦袋上。

迪克遜無力倒地,就像死了一樣一動不動,兩名男子見狀慌張地跑出了酒吧,趕緊開車逃走

了。

72、餐廳,夜,內

兩人吃完了晚餐。

詹姆斯離開:我去趟洗手間。

米爾德里德嘴里嚼著東西,查理坐了過來。

米爾德里德:你想和我說什么?

查理:如果我預先知道的話,我們就該來場四人約會的。

米爾德里德:那個小婊子工作日沒有宵禁嗎?

查理:沒有,沒有,實際上接下來我會帶她去看馬戲,不過現在看來不用去了。(指著廁所

方向的詹姆斯,口氣里帶著嘲諷)他會雜耍嗎?

米爾德里德:聽著,我是在和幫助過我的人一起吃晚餐,好嗎?

查理:你沒必要向我解釋,因為你在和一個侏儒一起吃晚餐,米爾德里德。

米爾德里德:我沒和你解釋。

查理:你就是。

查理回頭,佩內洛普招呼他回去。

查理:聽著,我過來不是想故意讓你生氣的,你想約多少侏儒就約多少侏儒。(見詹姆斯回

來,起身要走)不,實際上我過來是說對不起的。

米爾德里德:對不起什么?

查理:為你的廣告牌所發生的一切。

米爾德里德:好吧。那都是過去的事了。

查理:很好。我很高興,我喝多了,但是依然不能為之開脫。有一天佩內洛普和我說,所有

這些憤怒,朋友,只會招致更大的憤怒。你懂嗎?說的確實對。

詹姆斯:佩內洛普說出了“招致”?

查理:對!“憤怒招致更大的憤怒”。好吧,兄弟,照顧好這位小姐姐,好嗎?(走到詹姆斯

旁邊,在他耳邊)和你相比,應該是“大”姐姐,對不對?

查理離開了,米爾德里德有些難受。

詹姆斯:你還好嗎?

米爾德里德:我覺得我現在想回家。詹姆斯。我可以下次再約,好嗎?

詹姆斯:我干嘛還要再約你?從我們來這里你就一直很尷尬。

米爾德里德:老天爺,我又沒有強迫你來赴約,好嗎?是你強迫我的。

詹姆斯:強迫你?我是問你來約會。哇。我懂,我是不怎么吸引人,是吧?我知道自己只是

個賣二手車還酗酒的侏儒。但你自己呢?從來不會笑的廣告牌女士,從來沒對任何人說過一

句好話,(猙獰著臉,聲音也大了)大晚上去燒他媽的警察局!我是真不夠吸引人的。

詹姆斯失望的離開了。

米爾德里德叫住他:嘿!

詹姆斯回頭,口氣由憤怒變成了傷心:你知道,我就不該去給你扶梯子的。

詹姆斯離開了,米爾德里德思索著什么,過了一會兒,她拿起酒和酒杯朝查理走去。

查理預感到大事不妙:現在可別出洋相。

米爾德里德對佩內洛普:你真的和他說過“憤怒招致更大的憤怒”?

佩內洛普:是的!我確實和他說過,雖然不是我造出這句話,我可說不出那樣的話。不,我

在一個書簽上看到的。是夾在我讀的那本書里。是關于小兒麻痹癥的。馬球?不對,那個是

馬有關來著?小兒麻痹癥?還是馬球?

查理低聲提示:馬球。

佩內洛普:馬球。

米爾德里德靠近一步,看著佩內洛普。

米爾德里德:對她好一點,查理。聽懂了嗎?

查理點點頭。

米爾德里德把酒放在桌子上離開了。

73、迪克遜家,夜,內

迪克遜走到了迪克遜母親的房間。

迪克遜母親滿臉傷的迪克遜有些失控:杰森!

迪克遜朝廁所走去:別管我,別看著我,媽媽。

迪克遜母親拉住他:你……(迪克遜把她關在門外)不要,不要!

迪克遜母親敲門:不要……(轉動門鎖)把門打開!

迪克遜在柜子里翻找著藥物。

迪克遜母親在外面大喊:讓我來幫你……求求你,把門打開吧……

迪克遜把指甲里的爛肉取出來夾到了一個小塑料管里。

迪克遜母親:求求你,求求你,把門打開吧。

迪克遜在塑料管上寫著什么。

迪克遜母親:開門??!杰森!

迪克遜把塑料管放進自己的上衣口袋:我挺好的,媽媽。都會好起來的。

74、米爾德里德家,日,內

米爾德里德坐在沙發上思考著什么。

敲門聲響起后,她把手中的香檳放在桌上去開門。

敲門的是迪克遜。

75、米爾德里德家,日,外

迪克遜坐在秋千上和米爾德里德談話:我不太想重燃你的希望,好吧,但是有個家伙,我覺

得可能就是那個人。我弄到了他的 DNA。實際上弄到了好多。咱們談話的時候他們正在檢

測。

坐在旁邊的米爾德里德:他在監獄里嗎?

迪克遜:沒有,不過找到他并不難。

米爾德里德:你為什么覺得他就是那個人?

迪克遜:我聽到他說起了在去年年中他對一個女孩做了些什么事,我沒能聽全,但他說起的

與安琪拉的經歷很相似。然后他把我打得屁滾尿流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我弄到了他大量的

DNA。所以我想著,盡早讓你知道,我不想讓你放棄希望。

米爾德里德:我一直都努力不讓自己放棄希望。

迪克遜:我媽媽說過,你所能做的只有去努力。盡管沒有太多希望去……我在學校的時候不

是很擅長英語,所以更像是“你所能做的只有去努力,不讓自己為英語抓狂”。因為當一名

警察真的很需要英語好。如果你想做出任何的成就,真的。(突然沉默了一會兒)要不然你

就得住在墨西哥之類的地方。但是誰想那樣呢?

米爾德里德微笑。

迪克遜沒再繼續說下去,點了點頭起身離開了。

米爾德里德叫住他:嘿,迪克遜。

迪克遜回過頭。

米爾德里德:謝謝你。

迪克遜愣了愣,再次點點頭離開了。

米爾德里德無意中看向了遠方的三塊廣告牌。

76、警察局,日,內

黑人對坐在椅子上的迪克遜:你做得真棒,杰森。你做的真的很好。但他并不是那個人。

迪克遜不敢相信:什么?

黑人:沒有 DNA 和那個人的 DNA 匹配,與其他罪行的 DNA 也不匹配。實際上,根本沒有

可以匹配的 DNA。他沒有犯罪記錄,或許他只是吹牛而已。

迪克遜:他不是在吹牛。

黑人:也可能不是在吹牛,但在安琪拉死的時候,他都不在國內。

迪克遜:他在哪兒?

黑人:我看了他的出入境記錄,我已經和他的指揮官談過了。迪克遜,他當時不在國內。他

不是我們要找的那個人。

迪克遜:不,他……他或許不是我們找的那個人,但他還是做了壞事,我知道他做了。

黑人:他沒在密蘇里做過壞事。

迪克遜:他當時在哪兒?

黑人:這是個機密文件。

迪克遜:拜托!

黑人:如果這個人有指揮官,而且九個月前回了國,他去的國家又是機密,你覺得他當時在

哪兒?

迪克遜攤開手:嘿,你知道……

黑人:我給你個提示。沙地。

迪克遜搖了搖頭:根本就沒有縮小范圍嘛。

黑人:你需要知道的是,他和安琪拉海耶斯一點關系都沒有。我們會繼續調查的。(迪克遜

驚呆了)好嗎?

迪克遜從包里掏出警徽放在桌上:我找到了我的警徽。

77、迪克遜家,日,內

迪克遜回到家,看到他母親睡著了。

迪克遜走進自己的房間,拿出一把槍思考了片刻,然后撥通了一個電話。

插入畫面

廣告牌下,米爾德里德在擺花,手機突然響了。

米爾德里德:你好?

迪克遜電話音:我是迪克遜。

米爾德里德:快告訴我。

畫面切回

迪克遜口氣里帶著失望:他不是那個人。

插入畫面

米爾德里德垂下了頭,用力拍打著腦袋。

畫面切回

迪克遜聽見電話里的拍打聲和抽泣聲。

迪克遜:米爾德里德?

插入畫面

米爾德里德努力振作起來:你確定嗎?

畫面切回

迪克遜:案子發生的時候,他都不在國內。所以無論他做了什么,他都不是在咱們附近做的,

我很抱歉,重燃了你的希望。

插入畫面

米爾德里德:沒關系,沒關系。(長舒一口氣)至少我擁有了一整天的希望,總比沒有的好。

(沉默了一會兒)我要掛電話了。

畫面切回

迪克遜:我在想一件事情。

米爾德里德電話音:什么事?

迪克遜:我知道他不是你案子里的強奸犯,但他確實是個強奸犯,我敢肯定。

插入畫面

米爾德里德思考了一會兒:你想和我說什么?

畫面切回

迪克遜:我知道他的車牌號,我知道他住在哪兒。

插入畫面

米爾德里德:他住在哪兒?

迪克遜電話音:愛達荷州。

米爾德里德眼前一亮:很有趣啊。明天早上我就開車去愛達荷州。

迪克遜:想要同伴嗎?

米爾德里德思索了一會兒:當然。

畫面切回

迪克遜起身離開臥室,他把槍放在了床上。

迪克遜輕輕撫摸了撫摸母親的額頭,離開了房間。

78、米爾德里德家,日,內

米爾德里德看著正在床上熟睡的羅賓,思索片刻后起身離開了。

79、米爾德里德家,日,外

米爾德里德與迪克遜收拾東西。

迪克遜把米爾德里德的包扔進后備箱,那把槍出現在了后備箱里。

米爾德里德與迪克遜對視了一眼,放了一些零食后,把后備箱給關上。

車子開走了,一路前行。

80、公路,日,外

米爾德里德開著車,迪克遜坐在副駕。

米爾德里德:嘿,迪克遜。

迪克遜:嗯?

米爾德里德:我得告訴你一些事情,是我把警察局燒毀的。

迪克遜:好吧,他媽的還有誰會在那兒呢?

米爾德里德突然開懷大笑起來。

米爾德里德:迪克遜?

迪克遜:怎么了?

米爾德里德:這事你確定嗎?

迪克遜:殺了那個人?

米爾德里德點了點頭。

迪克遜:不太確定。你呢?

米爾德里德:不太確定。我想咱們可以路上再決定。

兩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,笑了笑。

三塊廣告牌視頻

4分鐘深度解讀奧斯卡獲獎電影《三塊廣告牌》

相關問答

問:《三塊廣告牌》中兇手到底是誰?

答:不邀自來,作者認為真正的兇手是酒吧里出現的軍官,即之前曾出現在女主店里挑釁的男子,也就是女主跟迪克森片尾去追殺的人。
分析如下:
一,根據影片的交代,米爾德雷德的女兒是被QJ后燒死的,酒吧里的軍官在談起“另一起”案件的時候也聲稱燒死了被害人,兩者的死因吻合。(莫非這么巧)
二,軍官千里迢迢來到禮品店,恐嚇且挑釁女主,只是為了給一個素未謀面的警長打抱不平?從后面他在酒吧的自錘來看,他描述的犯罪經歷根本像是吹噓出來的,起碼他不是一個好人,這樣的一個人會如此有正義感?且導演為什么專門安插這個人出現在禮品店,而且只為說這幾句話?當然,也可能是導演出于誤導觀眾的目的。三,軍官跟迪克森在酒吧打起來的時候,旁邊有個吃瓜群眾喊了一句“他是警察”,這句臺詞很有意思,聽到這句話之后,軍官基本上是怔住了,而且能明顯地看出他在壓制自己的恐懼?!八蔷臁敝皇菍а莅才诺娘@性含義,是不是在說“你已經暴露了,快做準備把”。然后就出現了后面DNA不匹配的情節


問:《三塊廣告牌》是真事嗎?

答:是虛構的,《三塊廣告牌》講述了絕望的母親米爾德麗德因女兒慘遭奸殺而追兇無果,無奈之下在路上豎起三塊廣告牌與警察局對峙的故事。影片的故事靈感來自導演馬丁?麥克唐納是在弗羅里達、喬治亞和阿拉巴馬州交界處旅游時,發現有人立起未破獲刑事案件的廣告牌,馬丁?麥克唐納眼前浮現出一個母親的形象,故事就呼之欲出了。拓展資料
《三塊廣告牌》是由美國福斯探照燈公司、英國Film 4公司聯合出品,由馬丁?麥克唐納執導,弗蘭西斯?麥克多蒙德、伍迪?哈里森、山姆?洛克威爾聯合主演的犯罪劇情片。該片于2017年11月10日在美國上映。劇情簡介:1987年美國股災之后,發生在美國密蘇里州一座小鎮上,米爾德里德?海耶斯(弗蘭西斯?麥克多蒙德飾)是一位失去女兒的母親,然而女兒遇害的案件卻遲遲未曾了結,兇手依然逍遙法外。眼看著希望慢慢消逝,但是這位做事果決的母親,與小鎮上碌碌無為的警察之間的矛盾日漸尖銳,她借用三塊廣告牌向負責該案的警長發起質問,在小鎮上掀起軒然大波,眾多人物相繼被卷入血腥、暴力的紛爭之中。參考資料《三塊廣告牌》――百度百科


發表評論

發表評論:

PHONE
精品一区二区三区无码免费视频_伊人久久五月丁香综合中文亚洲_99精品久久久中文字幕_免费a片短视频在线观看播放_国产精品永久免费视频